白茶与羡.

全职男你,非常容易蹭热度。
和cp向完全不同的是,只要你写的苏,几乎就会有人叫你太太,给你打call。
段子热度虚高这点一直都有在说。
不是每位太太都会花很多时间去写一篇段子,与自己用心不相符的热度带来的要么是膨胀要么是失望。
我一直坚持不写玩梗段子这一点,因为随手写的段子热度如果虚高,自己虚荣心会开始膨胀,会一直写一些没营养的段子。
非常多所谓的“太太”,都是用瞎写的段子走上来的。
有很多太太写段子写的好,但男你段子质量真的是良莠不齐。
占个tag,抱歉了。
撕就撕吧,隐圈超绝小透明没在怕的。
强调几点。
第一,写段子的太太肯定也有好的,例如暮雨晨风太太。
第二,段子不一定没营养。
第三,没营养的段子热度虚高,这点看太久了。

「男神x你」#邱非#-喂我喜欢你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邱非!我爱邱非!

「1」

你把耳边细碎的发拢到耳后,对着面前一群来路不明的找茬不良少女们轻嗤一声,比了个中指,“不想被打出屎,就趁早离开。”

不良少女们面面相觑,然后按照你的套路怒了。你吹着口哨漫不经心地游连在她们中,一拳一脚都带着惊人力道。

“你们在干什么?”

你回头望去,小巷末尾站着一个少年,眉眼俊秀,目光沉沉。

由于分心你受了一脚,那少年奔过来,急切地问着你怎么了,那是你和邱非的第一次见面。

坚强惯了,有个人挡在自己前面,也挺好的,那一天你站在邱非的背后,他的背影并不强壮,甚至有些清瘦,可他站在你的面前,毫不畏惧。


「2」

邱非和你自从那天晚上就熟捻了起来,他把那群不良少女吓走的那刻你只觉得这个人有趣极了,只因为你受了一脚以为你被群殴,你可是H市这片的小魔女,打遍天下无敌手。

“你叫什么名字?”

他回头看着你,认真地道,“邱非。”

邱非,这个名字真好听。念起来感觉热血又清冷,念时唇齿要亲密地相依才能轻声说出这个名字,你和邱非的初遇是那个夏天,你和他走出小巷。

H市的夏天很热,就算在傍晚也不例外,傍晚的天阴沉却不灰暗,夕阳的余晖正在尽全力散发着最大的光彩。

“你刚才——是怎么了?”邱非轻声问道,语气中带着的温柔让你心头一暖,很多年没有被保护过的你头一次觉得,这个人真好啊。

是啊,真好啊。

“其实是在打群架,”你和邱非坐在街边的长椅,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回家,看着公车一班班的来,“你来的时候正打的激烈呢。”

邱非显然怔了怔,他到底没想到你一个少女打群架,虽然他到的时候,你很敏捷地避开了每一拳每一脚,但他显然没想那么多。

“啊,怎么不说话了。”你侧目看他脸色,看他眼眸里的吃惊忍不住笑了,“干嘛,不良少女没见过啊?”

邱非这才打量着你的穿着,白色的T恤有些短了,略略露出你白皙的小腹,黑色的热裤让你白皙的大腿全数露出来,头发披散着,末尾还有些卷。

很漂亮。

他看着你清秀的眉眼下了结论。

“没见过。”邱非诚实地摇摇头,他被叶修挖掘以后就一直在嘉世,很少去外面的网吧上网,说白了就一宅男。

你笑着揉揉他的头发,他的脸以肉眼速度变红,“你,你干什么?”

“揉揉救命恩人的——头发!”你拉长了声调,看着邱非的脸变得通红。

“喂喂喂,你跑什么呐?”

你追上邱非的脚步,邱非看着你的穿着又红了脸,他别过脸不去看你,“没,没什么。”

“啧,好歹给我个联系方式吧。”你已经很久没看到这样的纯情小男生了,看见就忍不住想要挑逗一下。

邱非脸上红得要滴血,嘴上却不含糊,如数报出了他的电话号码,你记下了他的电话号码,在他面前晃晃手机,“嗨,看看我给你的备注?”

邱非定睛一看——纯情小非非。

邱非觉得自己在表演内心反复横跳的同时,他的身体已经让他飞奔出去了。

你看着邱非的身影越来越小,笑出了声。

晚上邱非去找了苏沐橙,苏沐橙见到他来也是诧异了一下,随即问他怎么了。

邱非低下头,努力不让苏沐橙看见他通红的脸。

“我今天碰到了一个女生,给她留了电话号码,她,她给我的备注是……”

“纯情小非非。”

苏沐橙噗嗤一声就笑了,她看见邱非的脸愈发红了。


「3」

你和邱非一直保持着不咸不淡的联系,你也知道他是本地嘉世的训练营学员,偶尔你会靠在嘉世旁的小巷子,打电话叫他出来吃饭。

你从他零碎的话语中了解到了很多,比如他的老师被逼出了嘉世而退役,你能看见他的眼眸湿润。

和邱非相处久了,你自然而然也开始了解荣耀这个游戏,也知道嘉世现在的处境。

某一次你打完群架去找他,他看见你身上的伤痕和污渍气的发狂,你这才发现原来这个记忆中青涩的少年已经长大了啊。

“忍着点。”他轻声道,手上的动作很轻,你笑着调侃他是因为是要成为职业选手的学元,手上的力度才能控制的刚好吗。

“不是。”邱非给你上完药之后将药收好,棉签丢进垃圾桶,把你送出了嘉世训练营才回答。

“那是因为什么?”你追问。

邱非没有再回答,正是三月份,H市的天气还未全转暖,他将他身上的那件外套披在你身上,“回去好好修养一下。”

一点小伤也需要修养吗?

你双手抱胸盯着他,直到他的耳根开始发红,“……干嘛。”

“没事,你好看。”你调戏道。

邱非的脸终于忍无可忍的红了,他将你推出好远,“下次把外套还我就行。”


「3」

那天晚上是五月的末尾,你作为不良少女其实成绩也还不错,忙着高考和前途,为了不被班主任盯上的你接到了邱非的电话。

晚上十一点半。

邱非的声音带着微醺的色彩,你接到电话让他说完地址之后就拎着你的钱包和手机飞奔过去,顺便捎上了他的外套。邱非趴在嘉世旁边的大排档小摊上,一旁坐着个女人。

背影看起来很是漂亮,你能隐隐约约看到她的侧脸,心登时凉了大半截,仅仅看到小半张侧脸就觉得这女人很美,她的美和你的张扬完全不同,那是一种柔和浅淡的美。

她拍着邱非的背,轻声说了些什么。

你觉得大半夜趿拉着拖鞋披着长发,接到个电话就来的你很傻逼,你气到爆炸不说还想要拉黑邱非。

你也果然这么做了。

傻逼邱非,拜拜了您嘞,要不是老娘喜欢你,我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吗。

你往地上吐了口口水就翩然离去。

事实上那天挑战赛过后,邱非非常不好受,担心他状态的苏沐橙就去跟着看了,结果就看见邱非和个女孩打电话。

她坐到邱非旁边,看着他不断的嘟囔着刚才打出去的电话备注,大概就是那个女生了吧。

左等右等都没等到那个女孩,苏沐橙拍着邱非的背宽慰他。

而你,已经将那个备注所谓“纯情小非非”的电话主人打入了冷宫。


「4」

没有了邱非之后你的生活愈发索然无味,你这才惊觉原来邱非是你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可你……

只想睡他啊。

你非常烦躁地度过了高考,虽然你成绩还算不错,填的也是S市的大学,你成功地远离了邱非,让这哥们被你丢进了冷宫,想都别想出来了。

生平第一次喜欢人的你全然不知道,邱非都要疯了。

他这才发现他和你的联络如此脆弱,只要你拉黑他的电话,不去喜欢去的地方吃饭,不去喜欢去的网吧打游戏,邱非就再也联络不到你。

他除了知道你的名字,你几岁,喜欢干什么,是个不良少女,好像对你就没有再什么了解了。

啊……

「5」

四年以后你重新回到这座城市工作,私心导致你去了嘉世,你记得邱非的战队好像是什么兴欣来着。

入职的第一天,你就遇到了邱非,邱非已经二十多岁,眉眼从青涩到了成熟,而你也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不良小太妹。

你忍不住感叹着物是人非。

当时的外套你还没有还给邱非,你握着那件外套在晚上进了训练室,邱非趴在电脑桌上,居然已经睡着了。

你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把外套给他披上,就准备溜之大吉,就看见他转过了头。

邱非没有想到隔了这么多年,他还是能见到你,你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不良少女了,而他也已经是嘉世的队长。

“你……怎么在这。”

你的手收回不是放也不是,听见邱非的问话你找到了个走的理由,“我把外套来还给你。”

邱非站起来,外套滑落在地板上,他一倾身就吻住了你,那是他在很多年前就渴望的味道,和他感觉的一样,香甜可口。

你被动地回应着,最后,他把你压到了墙角。

“想说什么?”

你一看当年的纯情少年黑了化,闭着眼睛就喊了一句。

“喂,我喜欢你。”

「男神x你」#叶修#-终光.02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末日Paro

<<

兴欣基地是H市能够不被丧尸潮侵袭的重要保证,而老牌基地嘉世因为内部原因被丧尸潮袭击,所幸不远的轮回基地接到消息就立刻赶来,否则H市紧闭的城门对于丧尸们来说几乎是敞开的。

尽管嘉世基地正在重建中,但目前真正保护着H市的基地还是兴欣。

此时你坐在负责判定能量核质量的伍晨面前,他正在用专业的仪器判定能量核的质量,野生异能者向来以能量核售卖为生,但因为大部分野生异能者都死于丧尸之手,所以野生异能者也越来越少。

兴欣能量核的判定处倒是够豪华的,你一边环顾着四周一边回想着市场上的能量核的价格,心想兴欣这么大个基地大概是不会坑人的吧。

过了很久伍晨才重新抬起头来,他一脸兴奋,“小姐您带来的这几个能量石质量都很好,您觉得多少合适?”

你倒不太知道这方面的价钱,摇了摇头,“我对这些不了解,你出价就好。”

伍晨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道出了一个数字,“一万三怎么样?”

你倒是被这个数字吓到了,一个A级能量石和三个B级能量石就值这么多钱么?你正准备点头称是,房门就开了。

“这个价可不够啊。”

开门的人一身红色的作战服,叼着根烟出现在门口。

“叶神?”伍晨惊喜地叫出了声,“怎么是您?”

你不明所以地看向门口,看向门口的那一刻也略略有些震惊,叶神,难不成就是现在兴欣的中将叶修?

你一时倒有些小小的慌张起来,你站了起来。

叶修走到你面前,将烟掐灭丢进一边的烟灰缸里,用手敲敲桌面,“我看这A级能量核质量能堪比S级的普通能量核,这B级能量核看着也不错,一万三着实少了些。”

伍晨刚要点头说话,就又听见叶修说了话。

“起码得三万一。”

你又被这个数字给震惊到了。

“叶神,这……”伍晨终于有机会说话了,他急急就要说,却又被叶修打断了,他把手撑在桌面上,“伍晨,麻烦你去拿一下了。”

伍晨认命地走了。

这个房间只剩下你和叶修两个人,你近距离面对这位重量级的人物,鼻尖已经沁出了汗,叶修拿了一张纸巾递给你,“喏,擦擦鼻子。”

你点点头,接过那张纸巾,手碰触到他的指尖,擦完之后才低声说了句,“谢谢。”

“呵呵,”叶修轻笑了一声,他俯身靠近你,“丫头,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男神x你」#叶修#-终光.01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末世Paro

<<

很久以前你总听别人说,你父母是个英雄。

呵。你轻声笑道。把自己的孩子丢下在街边自生自灭,自己跑去打仗,英雄?真英雄啊。

尤其是在你的异能被判定为最鸡肋的强化身体以后,你就更看不惯你的那对父母,瞧瞧那些人的模样,无一不在叹息着——

“明明她父亲是帝国最厉害的……”

“分得这么个异能,真不知该说是造化弄人还是天意如此啊。”

那我偏要告诉你,我绝不会比我那抛下孩子上战场的父母更弱!

你握紧手中的刀,那是你从未见过的母亲留给你的,你终是走上了野生异能者的路,因为没有一个异能是强化身体的异能者能成为本地兴欣基地的一员。

你站在H市的管辖区外,这里已经不再属于安全区,随时有可能有丧尸出没,就算你有危险,也很难及时把你救援。

你的刀出鞘,刀身表面泛着凌厉的银光,一刀挥出,逼近你的一头丧尸迅速倒下,你的异能让你的身体素质大幅度上涨,解决完一波丧尸,你将他们脑内的能量核挖出来。

有一个A级能量石呢。

你漫不经心地想着,随即看着手中红色的能量核睁大了眼。

丧尸的等级,分为S、A、B、C、D、E、F七个等级,同样,丧尸脑中的能量核也分为这样的等级,拿A级举例,杀死一只A级丧尸不一定能产出A级能量核,但A级能量核一定是A级产出的。

也就是说,刚才你杀死的那些丧尸里,有一只A级的丧尸?

你将背后的刀取了出来,这是母亲留给你的遗物,你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把刀蹊跷了,你的异能是强化身体,显然不可能是因为你的异能原因。

刀鞘很普通,红色的木刀鞘,刀柄处还刻着两个字,终光。

你的手无意识地握紧,母亲给你留下的唯一的东西就是这把刀,而他们的匆忙别离,让你甚至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这是母亲给你提前预留好的吗。

“终光。”

你轻声念道,随即站了起来。

「全职bg」#张楚#闭嘴吧你.上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很久没写原著向居然不适应

<<

停电了。

楚云秀躺在浴缸里,茫然地眨眨眼睛。刚才她还在惬意地泡着澡,只是现在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她有些防不胜防。

她从浴缸里跨出来,水从女人美好的身体上流下,滴在浴室的地板上,楚云秀随意地用一旁的浴巾擦擦身子。

楚云秀又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没有拿衣服,她用浴巾裹好身体,赤着脚走出浴室。

很不幸停电又扭脚的戏码在她身上出现了,楚云秀一时不慎,滑了一下,为了保持平衡她抓住了门框,只是还是崴了脚。

她只觉得脚腕钻心地疼。

楚云秀一蹦一跳地走到房间里,用手机的光照了照才发现自己的脚腕肿起一大块, 碰一碰疼的要裂开。

这样子还走什么路啊——楚云秀想着。等下她还要参加四期的聚会呢,这次的聚会是在S市,楚云秀早就订好了KTV房间,就等俩小时以后沐沐到达她的家,一起出发了。

她只能先打电话给苏沐橙,原本手机里还有另外一个可以求助的电话号码,可惜她半个月前把这个电话拉入了黑名单。

更加不幸的是苏沐橙已经登上了杭州来往苏州的列车,她抱歉的口吻让楚云秀坚信她最亲爱的闺蜜不会泄露此事。

楚云秀只能根据记忆中残留着的碎片来处理了,她一蹦一跳地去拿已经大概半年都没再动过的热水袋,固定好热水袋后温热的触觉让她略略感觉好受了很多。

门铃叮咚响了。楚云秀算了算时间,她的包裹大概也就是今天到了,她打开门的一瞬间就意识到她对苏沐橙的信任破碎了——张新杰站在门口。

楚云秀立刻就要关门,却被张新杰放在门边的手制止,楚云秀清楚如果这一关,是绝对关的上的,只是可能张新杰的职业生涯也就到此为止了。

她和张新杰僵持着。

“你来干嘛的。”楚云秀只得打破这个沉默。

张新杰的目光放在她的右脚踝,尽管楚云秀为了不被看出来而将脚放在地上,着力点还是在左脚,而且上面绑着的热水袋实在过于醒目。

楚云秀低下头,心想露馅了。

然后张新杰在这片刻进入了她的家,楚云秀咬着牙关上门,心想机会主义者的封号要不给张新杰算了。

张新杰看见浴室里的水和翻的乱糟糟的医药箱就明白了这一切,楚云秀这时双手抱胸坐在沙发上,腿大爷似的翘着。

“出血还没停止,应该冷敷。”张新杰把从冰箱里拿出的冰块装在塑料袋子里,楚云秀不得不感叹他对自己家的熟悉。

“以前告诉过你的。”张新杰停顿了一下,把热水袋放在一边之后这才道。

楚云秀一言不发,即使她心中有一万句关你屁事。

好吧,她承认,自己还是爱着这个男人的。

熬夜的时候没人板着脸关掉电视,吃外卖的时候没人扔掉外卖为自己下厨,甚至于在开十八度空调感冒发烧时,没人千里迢迢从Q市跑来照料她。

张新杰固定好简易的冰袋,坐在她旁边,楚云秀一边呲牙咧嘴着被冰一边又想着该不该说话。

“是沐沐叫你来的吗。”楚云秀说完这句话后悔地想要咬自己舌头,张新杰却认认真真地答了。

“是她告诉我的,但是我自己来的。”

张新杰轻柔地揉着她的脚腕,楚云秀不知道该不该接话。

她和张新杰已经分手了三个月,原因很简单,他们聚少离多,而且,张新杰和一个女人频繁接触。

楚云秀不能忍。

所以她告诉张新杰,我们分手吧。

然后就当了三个月的乌龟,不接张新杰电话,不收张新杰消息,就连张新杰在楚云秀家门外等着,楚云秀也狠心地晾了他一整天。

那个女人的唇印在张新杰脸上的样子,让楚云秀感觉恶心极了。

等张新杰揉搓完以后楚云秀才道,“谢谢你的照顾,接下来我自己来就好。”

张新杰沉默了一下才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楚云秀问,“那个女人的唇印在你脸上时我看的是清清楚楚的。”

“她是……”

楚云秀打断张新杰的话,“是谁?你表妹还是你妈?或者说是你的情人?张新杰我就搞不明白了,你就不能说一句实话么。”

“我向你……”

“闭嘴吧你。”楚云秀爆发了,她忍受不了张新杰徒劳的辩解,即使她还爱他,但她绝不接受出轨。

她冷着脸道,“分手都分手了,你何必这么多话。”

“我爱你。”

张新杰不给楚云秀打断他的机会,他简洁的话语让楚云秀一下懵了,这感觉就像石不转奶完人以后你要抓他,被一十字架打的猝不及防。

「全职bg」#all你#-荣耀.03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初次接触这种题材,如有不符合请指出

<<

“邱非?真的是你?”你震惊地退回几步,看着眼前的少年,将刀放下,“你怎么会在这里?”

邱非抿着唇点点头,他将刀捡起,“说来话长。”

你把邱非带进你的房间,给他倒了一杯茶。

“好久不见了,”你轻声叹气,“邱非。”

邱非喝了一口茶,眸子清澈透亮,但你却望不见底,“是啊,好久了。”

很少有人知道,你的刀法并非出自微草,而是师承嘉世门派前家主叶秋,而你正是叶秋在三年前的一战中战死的二弟子。

“你找到师父了吗?”你问邱非。

邱非摇摇头,“这三年我一直在找他,可你也明白的,他要想躲起来,谁都找不到他。”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绕开这个话题,毕竟刚才你和邱非的重逢居然是因为他想要刺杀你,这实在不可思议。

邱非握紧茶杯,“孙翔上位,我被嘉世的弟子排挤,最后被寻了个理由打发出来,不得已当了个杀手,刺杀微草的刀小姐是我的任务。”

“你的刀法我太熟悉了。”你看向邱非腰间的刀,“当时我就觉得可能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

邱非默然一下,这才道,“我一直以为……你真的死了。”

是啊,邱非看见微草的刀小姐的背影,不可抑制地想起了你,你喜欢穿白色的和服,衣角喜欢绣一朵小小的樱花,背影看起来瘦削清高,全然不像拔出刀时的锋芒毕露。

嘉世的那一辈优秀弟子,大多死于那场战役中,而嘉世新一代的家主和刀,很有可能就是邱非和你。

所以当微草的刀小姐背影和你的背影在记忆中重叠,邱非握紧刀的手几乎就要松开,但他又清晰的知道一点,她不是师妹。

一刀刺过去,转身过来的女孩面容长的和师妹竟足有九分相像,他一时怔住,却听见刀小姐用日语的询问,不是师妹,她不是。

可是她和师妹的刀法如出一辙!

邱非无法忍受一个女孩居然和她的师妹如此相像,邱非的战意开始无限的上涨,冲动让他陷入了被动。

当刀小姐的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邱非以为自己要死了。

却听见你用中文告诉他——

我的刀可是很快的。

刹那邱非怔住了,他无条件的相信着师妹没有死,于是他揭下了面罩。

“对不起。”邱非听见他的师妹这么说,“瞒了你这么久。”

“不必。”

你握紧腰间的刀,“我重伤欲死之时,杰希少主找到了我,他把我带回了微草。”

“你原来是微草的?”邱非怔了怔,原来这个师妹有这么多的事瞒着他。

你点头,“我是因为杰希少主才来日本的。”

你们俩都沉默了。

邱非打破了沉默,“我要回嘉世。”

饶是你身经百战,也被你这个师兄的话语惊到,孙翔的叛变和苏沐橙的失踪,嘉世本就以直线下降的弟子数量更是极速减少,核心人员的离去,让嘉世俨然成了一个空壳。

“你要回去吗?”

邱非直视着你的眼眸,目光中的诚恳和期待让你竟然有些不忍拒绝他的请求。

“抱歉,我……不能走。”你也直视着邱非的眼眸,“我是微草的“刀”,世家中唯一的女“刀”,我不能走,走了,微草……该怎么办呢。”

邱非知道你会拒绝,所以他没太惊讶,他只是站起身,“好。我知道了。”

你也站起身,你知道邱非没有生气,他只是要走了,“一帆风顺。”

邱非笑了笑,“借你吉言。”

邱非用你的暗道顺利的走出微草,他望着微草,似乎有个少女还在樱花树下说。

“我的刀可是很快的。”

邱非笑着大步走远。

「楚子航x王杰希」日常小段子(1)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江南狗比不更新,日了狗了

♡我爱他们



<<

楚子航一跃而下。

他站在一处房屋中。

楚子航抹掉美瞳,露出那双黄金瞳,这可能是奥丁的幻境。他握着双刀谨慎地站着。

这大概是个男人的房间,楚子航挑开衣柜的门,先是几套原谅色的衣服,再是几件便装,接下来就是正装。

他拉开抽屉,一水儿的黑灰色内裤,楚子航皱着眉用刀挑起其中一条,甚至还凑到鼻前闻了闻。

不太像是幻境。

楚子航下了结论,就听见门嘎吱一声响,似乎有人来了。

他目光一凝。

所以王杰希刚从世邀赛凯旋归来,就看见一个戴着美瞳的男人握着双刀,刀上还挑着他的内裤。



<<

“所以说……你是来屠神的?”

王杰希艰难地消化了这个事实,他打量着面前这个男人,戴着金色美瞳还背着刀袋,手中的双刀看起来像是某个动漫人物的刀。

“是的。”楚子航还是不能确定这是否是神的幻境,但目前看来并不像,至少他没感觉到任何一丁点儿的危险,“我叫楚子航。”

“楚子航……”王杰希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然后震惊了。

这他妈不就是《龙族》里那个杀胚吗!!!

王杰希内心UC震惊:震惊!微草队长竟和有黄金瞳男人约会!这究竟是人性的肮脏还是道德的沦丧!不看不是中国人!



<<

不管怎么说,楚子航还是先在王杰希家住了下来。

其实楚子航知道王杰希的名字之后也吃了一大惊,路明非以前给他介绍过个全职高手的小说,说里面也有个眼睛不太一样的,叫王杰希。

「男神x你」#all你#-荣耀.01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初次接触这种题材,如有不符合请指出

<<

你将刀入鞘,发出清脆的响声,低垂着眉眼温顺道:“杰希少主。”

“辛苦了。”王杰希点点头,你这才抬起眸来去看王杰希。王杰希一身黑色的和服,带些奇幻色彩的大小眼意外的和这身衣服很搭。

你又垂眸,看见王杰希腰间的刀。就在几年前,你们还是普通的中国少年呢。你不可抑制地在心中悄然叹息。

“家族长老对少主的空降很有意见。”你低声说道,握紧腰间的刀。

“他们大概忘记了自己原来也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王杰希说道,一边把腰间的刀抽了出来,“那么是时候让他们看看,流着微草一族血脉的后人是不是废柴。”

“一切都准备好了。”你往旁边让了让,绣着盛放樱花的衣角飞扬,“家族的长老在里面已经等候良久,我作为微草的“刀”是没办法进去的,希望少主一切安好。”

“不必担心。”王杰希笑了,他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还是很柔软。”

你看见他笑着走进了里间,他从容不迫地卷进那个日本武士道权利中心的漩涡,只给你留下了一个冷厉的黑色背影。

“小姐,我们该留着吗?”身边的守卫用日文小心翼翼地咨询你的意见,你停下脚步,揉了揉眉心,“这种问题还要问我么?高级别的密会是不允许除了家主外的人听到的。”

侍卫点点头,跟着你的脚步走出了里间。

“小姐,这是蓝雨世家的人派来的信。”

一个信使打扮的人在你踏出外间门时恭恭敬敬地献上一封信,你一瞥,熟悉的蓝雨火漆在上面漆着,脆弱而美丽。

你目光一凛,无需多言,刀便出鞘,抵在了信使的脖子上,“谁派你来的。”

信使抬起头,那是一张你分外熟悉的面孔。

<<

“丫头快坐,别客气!”

方士谦热情地招待着你,仿佛他才是这微草世家的主人,你将刀不声不响地放在桌上,这个动作对微草世家的任何一个人来说都知道它的含义——你已经惹怒我了。

“我没时间和前辈绕弯。”你冷声道。

“哟,别这么见外嘛。”方士谦笑道,不过他确实直起了背脊,将那封信上蓝雨的火漆外层小心地撕掉,露出一个让你震惊的标志。

“他们回归武士道了?”你竭力克制内心的激动,盯着那个标志看。

“是的。”方士谦压低声音道,“这意味着微草可能会卷入这场五百年前的风暴。”

“前辈这次回来也是因为少主吧。”你移开目光看向方士谦的眼睛,那是一双深邃而且对称的眼睛,和王杰希并不一样。

方士谦别过头,“屁。”

“可前辈应该很想让林杰先生回来,那为什么要特地从蓝雨世家的监狱中逃出来专门来示警呢。”

“现在的小辈越来越精了。”方士谦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指了指那个火漆,“信封里是喻文州给你的信,我没带刀,你揭开吧。”

“给我的?”你小心而缓慢地将火漆揭开并不损坏它。

“嗯。”方士谦饮尽杯中茶水,“没有点心吗。”

“没有。”你将大致完整的火漆倒扣在桌面上,又拿了绢布将刀擦了又擦,“前辈还不走么,少主要回来了。”

“骗谁呢,我可是方……”

方士谦的声音随着脚步声戛然而止,随即他的身影就飞速地消失在窗外,此时你刚刚站起来整理好了你的衣着。

“方士谦吗。”

王杰希的黑色和服仍然穿的整齐,腰间佩刀也没挪动哪怕一分的位置,他进了你房间的门就道。

“是的少主,他从蓝雨逃出来,给我送了一封喻文州点名给我的信。另外,我们在蓝雨的火漆下发现了他们的标志。”你指了指桌面上的牛皮纸信封和倒扣着的标志。

“方士谦那家伙,回来也不告知我一声。”

王杰希状似抱怨道,实则目光锁定在你的脸上。

“前辈是觉得愧对吧。”

你说了一个对外界来说的标准答案。

“不,你知道的。”王杰希轻声道,他挑起那枚标记,“方士谦对我绝不是愧疚。”

“而是恨和期望。”

年轻的微草少主笑了笑,将腰间的佩刀拔出,刀身泛着冷冽的银光,那是历届微草家主的佩刀,神级刀王不留行。

你向王杰希鞠躬,哪怕你作为微草的“刀”。除了在战场上,任何微草人见到王不留行的真身,也必须鞠躬。

因为它代表着至高无上的荣耀。

<<

王杰希走后你打开了喻文州的信。

微草和蓝雨世家仇恨渊源颇深,要追溯到两大世家初建时,信中简要说明近期他会来一趟,黄少天也可能会来。

真棘手啊。

你抵着唇思考,即使你知道晚饭时间即将要到来,你精准的生物钟正在催促你走往餐厅的方向。

“小姐!敌袭!”

侍卫浑身湿淋淋地闯进来,用生涩的中文高喊着敌袭,你倏地站起来,将喻文州的信用蜡火点燃烧的只剩灰烬。

“是谁!”你用日语低声询问,在前方遇见了眉眼肃穆的王杰希。

“少主!”你上前,“各位长老们已经回到各自的修行地点了么?”

王杰希点了点头,将你耳边的一缕发自然地拢到耳后,你手中的刀已经迫不及待要出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