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茶与羡.

退圈。

「全职bg」#张楚#闭嘴吧你.上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很久没写原著向居然不适应

<<

停电了。

楚云秀躺在浴缸里,茫然地眨眨眼睛。刚才她还在惬意地泡着澡,只是现在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她有些防不胜防。

她从浴缸里跨出来,水从女人美好的身体上流下,滴在浴室的地板上,楚云秀随意地用一旁的浴巾擦擦身子。

楚云秀又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没有拿衣服,她用浴巾裹好身体,赤着脚走出浴室。

很不幸停电又扭脚的戏码在她身上出现了,楚云秀一时不慎,滑了一下,为了保持平衡她抓住了门框,只是还是崴了脚。

她只觉得脚腕钻心地疼。

楚云秀一蹦一跳地走到房间里,用手机的光照了照才发现自己的脚腕肿起一大块, 碰一碰疼的要裂开。

这样子还走什么路啊——楚云秀想着。等下她还要参加四期的聚会呢,这次的聚会是在S市,楚云秀早就订好了KTV房间,就等俩小时以后沐沐到达她的家,一起出发了。

她只能先打电话给苏沐橙,原本手机里还有另外一个可以求助的电话号码,可惜她半个月前把这个电话拉入了黑名单。

更加不幸的是苏沐橙已经登上了杭州来往苏州的列车,她抱歉的口吻让楚云秀坚信她最亲爱的闺蜜不会泄露此事。

楚云秀只能根据记忆中残留着的碎片来处理了,她一蹦一跳地去拿已经大概半年都没再动过的热水袋,固定好热水袋后温热的触觉让她略略感觉好受了很多。

门铃叮咚响了。楚云秀算了算时间,她的包裹大概也就是今天到了,她打开门的一瞬间就意识到她对苏沐橙的信任破碎了——张新杰站在门口。

楚云秀立刻就要关门,却被张新杰放在门边的手制止,楚云秀清楚如果这一关,是绝对关的上的,只是可能张新杰的职业生涯也就到此为止了。

她和张新杰僵持着。

“你来干嘛的。”楚云秀只得打破这个沉默。

张新杰的目光放在她的右脚踝,尽管楚云秀为了不被看出来而将脚放在地上,着力点还是在左脚,而且上面绑着的热水袋实在过于醒目。

楚云秀低下头,心想露馅了。

然后张新杰在这片刻进入了她的家,楚云秀咬着牙关上门,心想机会主义者的封号要不给张新杰算了。

张新杰看见浴室里的水和翻的乱糟糟的医药箱就明白了这一切,楚云秀这时双手抱胸坐在沙发上,腿大爷似的翘着。

“出血还没停止,应该冷敷。”张新杰把从冰箱里拿出的冰块装在塑料袋子里,楚云秀不得不感叹他对自己家的熟悉。

“以前告诉过你的。”张新杰停顿了一下,把热水袋放在一边之后这才道。

楚云秀一言不发,即使她心中有一万句关你屁事。

好吧,她承认,自己还是爱着这个男人的。

熬夜的时候没人板着脸关掉电视,吃外卖的时候没人扔掉外卖为自己下厨,甚至于在开十八度空调感冒发烧时,没人千里迢迢从Q市跑来照料她。

张新杰固定好简易的冰袋,坐在她旁边,楚云秀一边呲牙咧嘴着被冰一边又想着该不该说话。

“是沐沐叫你来的吗。”楚云秀说完这句话后悔地想要咬自己舌头,张新杰却认认真真地答了。

“是她告诉我的,但是我自己来的。”

张新杰轻柔地揉着她的脚腕,楚云秀不知道该不该接话。

她和张新杰已经分手了三个月,原因很简单,他们聚少离多,而且,张新杰和一个女人频繁接触。

楚云秀不能忍。

所以她告诉张新杰,我们分手吧。

然后就当了三个月的乌龟,不接张新杰电话,不收张新杰消息,就连张新杰在楚云秀家门外等着,楚云秀也狠心地晾了他一整天。

那个女人的唇印在张新杰脸上的样子,让楚云秀感觉恶心极了。

等张新杰揉搓完以后楚云秀才道,“谢谢你的照顾,接下来我自己来就好。”

张新杰沉默了一下才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楚云秀问,“那个女人的唇印在你脸上时我看的是清清楚楚的。”

“她是……”

楚云秀打断张新杰的话,“是谁?你表妹还是你妈?或者说是你的情人?张新杰我就搞不明白了,你就不能说一句实话么。”

“我向你……”

“闭嘴吧你。”楚云秀爆发了,她忍受不了张新杰徒劳的辩解,即使她还爱他,但她绝不接受出轨。

她冷着脸道,“分手都分手了,你何必这么多话。”

“我爱你。”

张新杰不给楚云秀打断他的机会,他简洁的话语让楚云秀一下懵了,这感觉就像石不转奶完人以后你要抓他,被一十字架打的猝不及防。

评论(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