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茶与羡.

退圈。

「男神x你」#all你#-荣耀.01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初次接触这种题材,如有不符合请指出

<<

你将刀入鞘,发出清脆的响声,低垂着眉眼温顺道:“杰希少主。”

“辛苦了。”王杰希点点头,你这才抬起眸来去看王杰希。王杰希一身黑色的和服,带些奇幻色彩的大小眼意外的和这身衣服很搭。

你又垂眸,看见王杰希腰间的刀。就在几年前,你们还是普通的中国少年呢。你不可抑制地在心中悄然叹息。

“家族长老对少主的空降很有意见。”你低声说道,握紧腰间的刀。

“他们大概忘记了自己原来也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王杰希说道,一边把腰间的刀抽了出来,“那么是时候让他们看看,流着微草一族血脉的后人是不是废柴。”

“一切都准备好了。”你往旁边让了让,绣着盛放樱花的衣角飞扬,“家族的长老在里面已经等候良久,我作为微草的“刀”是没办法进去的,希望少主一切安好。”

“不必担心。”王杰希笑了,他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还是很柔软。”

你看见他笑着走进了里间,他从容不迫地卷进那个日本武士道权利中心的漩涡,只给你留下了一个冷厉的黑色背影。

“小姐,我们该留着吗?”身边的守卫用日文小心翼翼地咨询你的意见,你停下脚步,揉了揉眉心,“这种问题还要问我么?高级别的密会是不允许除了家主外的人听到的。”

侍卫点点头,跟着你的脚步走出了里间。

“小姐,这是蓝雨世家的人派来的信。”

一个信使打扮的人在你踏出外间门时恭恭敬敬地献上一封信,你一瞥,熟悉的蓝雨火漆在上面漆着,脆弱而美丽。

你目光一凛,无需多言,刀便出鞘,抵在了信使的脖子上,“谁派你来的。”

信使抬起头,那是一张你分外熟悉的面孔。

<<

“丫头快坐,别客气!”

方士谦热情地招待着你,仿佛他才是这微草世家的主人,你将刀不声不响地放在桌上,这个动作对微草世家的任何一个人来说都知道它的含义——你已经惹怒我了。

“我没时间和前辈绕弯。”你冷声道。

“哟,别这么见外嘛。”方士谦笑道,不过他确实直起了背脊,将那封信上蓝雨的火漆外层小心地撕掉,露出一个让你震惊的标志。

“他们回归武士道了?”你竭力克制内心的激动,盯着那个标志看。

“是的。”方士谦压低声音道,“这意味着微草可能会卷入这场五百年前的风暴。”

“前辈这次回来也是因为少主吧。”你移开目光看向方士谦的眼睛,那是一双深邃而且对称的眼睛,和王杰希并不一样。

方士谦别过头,“屁。”

“可前辈应该很想让林杰先生回来,那为什么要特地从蓝雨世家的监狱中逃出来专门来示警呢。”

“现在的小辈越来越精了。”方士谦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指了指那个火漆,“信封里是喻文州给你的信,我没带刀,你揭开吧。”

“给我的?”你小心而缓慢地将火漆揭开并不损坏它。

“嗯。”方士谦饮尽杯中茶水,“没有点心吗。”

“没有。”你将大致完整的火漆倒扣在桌面上,又拿了绢布将刀擦了又擦,“前辈还不走么,少主要回来了。”

“骗谁呢,我可是方……”

方士谦的声音随着脚步声戛然而止,随即他的身影就飞速地消失在窗外,此时你刚刚站起来整理好了你的衣着。

“方士谦吗。”

王杰希的黑色和服仍然穿的整齐,腰间佩刀也没挪动哪怕一分的位置,他进了你房间的门就道。

“是的少主,他从蓝雨逃出来,给我送了一封喻文州点名给我的信。另外,我们在蓝雨的火漆下发现了他们的标志。”你指了指桌面上的牛皮纸信封和倒扣着的标志。

“方士谦那家伙,回来也不告知我一声。”

王杰希状似抱怨道,实则目光锁定在你的脸上。

“前辈是觉得愧对吧。”

你说了一个对外界来说的标准答案。

“不,你知道的。”王杰希轻声道,他挑起那枚标记,“方士谦对我绝不是愧疚。”

“而是恨和期望。”

年轻的微草少主笑了笑,将腰间的佩刀拔出,刀身泛着冷冽的银光,那是历届微草家主的佩刀,神级刀王不留行。

你向王杰希鞠躬,哪怕你作为微草的“刀”。除了在战场上,任何微草人见到王不留行的真身,也必须鞠躬。

因为它代表着至高无上的荣耀。

<<

王杰希走后你打开了喻文州的信。

微草和蓝雨世家仇恨渊源颇深,要追溯到两大世家初建时,信中简要说明近期他会来一趟,黄少天也可能会来。

真棘手啊。

你抵着唇思考,即使你知道晚饭时间即将要到来,你精准的生物钟正在催促你走往餐厅的方向。

“小姐!敌袭!”

侍卫浑身湿淋淋地闯进来,用生涩的中文高喊着敌袭,你倏地站起来,将喻文州的信用蜡火点燃烧的只剩灰烬。

“是谁!”你用日语低声询问,在前方遇见了眉眼肃穆的王杰希。

“少主!”你上前,“各位长老们已经回到各自的修行地点了么?”

王杰希点了点头,将你耳边的一缕发自然地拢到耳后,你手中的刀已经迫不及待要出鞘了。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