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茶与羡.

有点迷啊……。
我离开这么久,粉都没掉。
现在回首一看文,全是黑历史。

全职男你,非常容易蹭热度。
和cp向完全不同的是,只要你写的苏,几乎就会有人叫你太太,给你打call。
段子热度虚高这点一直都有在说。
不是每位太太都会花很多时间去写一篇段子,与自己用心不相符的热度带来的要么是膨胀要么是失望。
我一直坚持不写玩梗段子这一点,因为随手写的段子热度如果虚高,自己虚荣心会开始膨胀,会一直写一些没营养的段子。
非常多所谓的“太太”,都是用瞎写的段子走上来的。
有很多太太写段子写的好,但男你段子质量真的是良莠不齐。
占个tag,抱歉了。
撕就撕吧,隐圈超绝小透明没在怕的。
强调几点。
第一,写段子的太太肯定也有好的,例如暮雨晨风太太。
第二,段子不一定没营养。
第三,没营养的段子热度虚高,这点看太久了。

心态崩了。
退圈一段时间,拜拜。

[男神x你]#邱非#羡桃.09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大家好啊失踪人口回归




<<


沈羡的第一场个人赛争议很大。

张新杰翻着微博,他们也曾考虑过这种状况,毕竟沈羡的职业和打法,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队里的张佳乐,再加上解说无意暴露的沈羡的继兄就是孙哲平,霸图的意图便是显而易见。

重现繁花血景。

队内的会议上最终安排了张佳乐和沈羡做配合训练,张新杰决定赌一赌,无论是为了职业生涯已经接近暮年的张佳乐,还是为了沈羡这个孩子。

沈羡这个人很难让人看透。

有双澄澈的眸吧,却望不到底,有娇娇小小的身材吧,打法和为人处世都和外表没有一点相似之处,让人亲近都没法亲近。这种人按理来说沟通也是得玩读心,好在沈羡说话很直白。

呼。

张新杰罕见地叹了口气。

棘手。

次日一早早训,张佳乐进来时沈羡已经端端正正在位置上做好,背挺得很直,靠背碰都没碰到分毫,他是坐在沈羡的旁边的,坐下就问。

“昨天休息的不错?”

毕竟精神抖擞的嘛。

沈羡摇了摇头,“没,昨晚失眠。”

张佳乐尴尬癌都要犯了,他想尽办法要搭话的时候沈羡又说话了。

“邱非昨天晚上找我聊天。”

???

???

???

张佳乐和刚走进来的韩文清和张佳乐,以及宋奇英都愣住了。

邱非?

邱非?

邱非?




功课忙爆……

混更。

「男神x你」#邱非#-羡桃.08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大纲已完放心食用


<<


霸图一众队员看着沈羡被韩文清带回来也是松了一口气,韩文清却沉着脸一语不发,沈羡跟在韩文清后面低着头。

韩文清等沈羡跟上来之后才训斥她别乱走,沈羡低着头挨训,韩文清一看沈羡这小模样就不太忍心,话语也软了下来。

登机时沈羡的位置挨着张佳乐,张佳乐盘算着和沈羡的配合训练应该也要提上日程了吧,正想问问沈羡就发现沈羡已经睡着了,眉眼的疲倦遮也遮不住。

张佳乐给她盖上毛毯,他自己已经不怕被百花粉口述笔伐了,可沈羡,沈羡这么小一个小姑娘,十五周岁都没满,就要被百花粉们的唾骂压垮了她吗?

他叹一口气,闭上眼睛。

另一边的嘉世队员们在韩文清带沈羡走之后就炸了锅。

从邱非刚才的尬撩到沈羡刚才的官方说辞,最后竟硬生生的把话题转到了沈羡的呆萌上。

“这个妹子好反差萌啊,场上把林安打出屎来,场下连话都不太会说。”

“我呸,我哪里被打出屎了?不过确实挺反差萌。”

“嗯嗯。”

邱非听着越来越不爽。

“有这个时间不如好好讨论比赛。”

嘉世队员们消停了一下。

然后……
“队长吃醋了?”

“哈哈哈我们不说就好了。”

“队长改天抽空去看下撩妹教学。”


「男神x你」#邱非#-羡桃.07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大纲已完放心食用

<<

最后霸图还是以10:0大比分胜出。

这让人很是唏嘘,曾经拿下三连冠的嘉世如今和老对手霸图却已经没有任何抗争之力,团队赛中邱非出色的发挥也赖不住张佳乐更加出色的状态,最后就连一个人头分都没有拿到。

记者们的问题犀利而刁钻,这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做的却比大多数人都要好。

比赛中出色亮眼的不止邱非一个,还有张佳乐和沈羡,沈羡最后还是把发布会给推了,队里的前辈也尊重了她的意愿。

刚结束比赛的嘉世一行人心情郁闷,尽管他们都预料到了会输,但没成想输得这么难看,就连一向表现不错的林安也被沈羡和外表完全不相符的风格打得措手不及。

“那个沈羡……很可怕。”林安在一片寂静中发声。

一群队员们这才鲜活起来,他们大多都是十几岁的少年人,输了一场比赛没什么大不了的,邱非却没参与进去讨论。

如果是前辈,他是不是会打的更精彩更漂亮?

邱非总是忍不住把自己代入进叶修,即使他知道叶修已经不是嘉世的队员,他已经退役,他甚至退役前已经是兴欣的队长了。

“队长,那不是霸图的沈羡吗?”闻理轻声说。

邱非闻言抬起头来,他的目光定格在沈羡披着霸图外套的身影上。

“沈羡?她怎么会在这?没去参加发布会吗?”

沈羡并不想面对那么多的媒体和灯光,所以把发布会推掉了,队里的前辈也尊重了她,而沈羡只是想在比赛场地附近走走,无意间也不知道走到了哪去,听到声响也回过了头。

其实这个场面,很尴尬。

一个大胜方的其中一人,对上一群败得惨不忍睹的失败者们,就算嘉世战队的人都没卑鄙地想在这里教训沈羡,但这场面,弥漫的气氛很是微妙。

两方都这么沉默着。

最终还是闻理先开了口,“沈羡?是你吗?”

全体嘉世队员在心里给副队长叫了好。

沈羡怔了怔,“是。”

又尴尬起来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安接了话茬。

“我没去参加发布会。”沈羡答。

得,这天给聊死了。

眼见着队员们的目光全注视着自己,邱非没法,只得上前一步,沈羡立刻警惕地退了一步。

“你刚才打的……很好。”邱非只得干巴巴地说,对方那不欢迎的态度让邱非一时也没什么话好说,即使沈羡的动作看起来只是担心邱非会对她做些什么。

“谢谢。”沈羡顿了顿,“你也是。”

“你的狂剑士风格很出色。”

“你的战斗法师打的也是。”

“希望下次能与你交手。”

“谢谢,我也很期待。”

在这一来一往的商业互吹中,嘉世队员们在后面为队长的情商感到一阵捉急。

直到沈羡的词语储备开始匿乏起来,霸图一众队员们终于赶到。

比赛不允许带手机,沈羡在场馆内溜达的时候也忘了拿,一群回来拿东西的霸图队员们发现他们的新人不见了。

这可是个大事。

毕竟嘉世和霸图多少年的恩怨情仇,在队员身上没怎么体现,在粉丝上倒是体现的彻底,沈羡在场上那样压着打林安,不排除某些偏激粉在看见沈羡之后就攻击。

等韩文清看到沈羡,还没松一口气,就看见嘉世的队员们站在她身前,邱非正在和沈羡干巴巴地进行交谈,即使交谈内容尬里尬气,在急于捍卫他们霸图唯一女队员人身和心理安全的韩文清也觉得,腻里腻气。

“沈羡!”

沈羡回过头来,看见韩文清已经朝她走了过来,不由分说就拉着沈羡走。

邱非看着沈羡的身影越走越远,回头和队员们道,“走了,回去休息休息,明天赶飞机回去。”

「男神x你」#邱非#-羡桃.06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大纲已完放心食用


<<


全场哗然。

无非其他,沈羡打出来的坐标,居然是真实坐标?!

霸图观众席立刻沸腾起来。

李艺博也不知道该怎么解说,“啊……我们可以看见沈羡选手直接报了坐标给林安,玲珑骰子已经在移动了。”

丢了个话茬给潘林,潘林没法,只得说出本想等下再说的资料,“根据她的档案,沈羡有一个哥哥,是孙哲平。”

“是义斩战队的孙哲平?”

“是。”

“那可就真是巧了。”

李艺博和潘林这边谈着沈羡,那边林安再度也打出了一个坐标。

“你先来吧。”

全场再次哗然,不过这次的哗然是嘘声了,林安报的坐标就在沈羡现在的坐标左后方,位于假山中。这么一对比,嘉世的粉丝气势就弱下来了,自己支持的队伍看起来小家子气极了。

不过以胜负为最终目的的比赛中,林安这么做并没错。

“噢?我已经绕到你的背后了。”

沈羡自然不可能真的听从林安的话,邱非很少给队员放关于兴欣的比赛视频,因此林安并不知道沈羡那边是假山。他一边进行走位,一边自然很是轻松的觉得沈羡是在掩人耳目。

事实上,沈羡确实已经绕到了林安的背后,利用他的视野悄悄接近他。

“沈羡已经绕到了林安的背后!”潘林惊呼。

“林安会不会察觉呢?”李艺博丢出一个话茬给潘林。

“说不准,李指导认为呢?”

两人这一来二去的,沈羡已经接近了林安。

桃之夭夭起手就是一个倒斩,重击,旋风斩!

玲珑骰子立刻下降一截血量,林安连忙调整视角,但沈羡的旋风斩剑剑卡住他的每个吟唱,他的走位并非像秦牧云那般难缠,只得节节败退,最后只得狼狈地施放了个火焰爆弹就掉入了池水中,林安眼前一亮,机会来了,他最擅长水战不过,他迅速消失在池底下,开始吟唱。

“现在林安在池底吟唱,大概是个大招,我们还不知道他主修哪两个系别,这个大招可能有所帮助。”

“沈羡使用了噬魂血手!”

桃之夭夭的噬魂血手准确无误的将玲珑骰子拉取过来。

“很遗憾,噬魂血手不能阻止林安的吟唱,沈羡之前争取到的优势很可能消失。”

林安的70级大招,天雷地火!天雷地火迅速笼罩住了沈羡,沈羡并没有躲开,她用了疾跑加上冲刺撞击,女狂剑士在一片电火中硬生生的受了伤害,冲出了天雷地火的范围!

天雷地火技能范围中嚣张的一片火电,里面却并没有人,看起来着实像场烟花表演,不过在此时相当滑稽。

“沈羡不管不顾,直接冲出了天雷地火的技能范围!”

现场一片叫好。

接下来沈羡再次将林安逼入池中,林安心想不妙,他必须反击!浮出水面的那刻,当头却就受了沈羡怒血狂涛的血刃!

沈羡的打法终于全部的解封,她彻底将林安的节奏击碎,将玲珑骰子卷入了桃之夭夭的嗜血狂剑之下,最后一个重击,玲珑骰子在血影狂刃下吹飞,再次卷入池中。

“沈羡的打法,太狂了!”李艺博忍不住赞叹。

“是的,我们来看看本场的APM。”

“林安,平均APM达到210,最高260,这对新秀来说算一个很不错的手速了。”

“沈羡……平均APM达到351,最高APM,396!”

沈羡走出比赛席,林安已经出来,他虽然一开始就放了垃圾话,但是后面被打的脸生疼,不断地狼狈落入水中,只打掉了沈羡40%的伤害,其中有一半还是因为沈羡开了嗜血。

林安和沈羡握了握手。

“非常期待我们的下次交手。”林安的心情一平复,也就知道沈羡确实很强,他输得心甘情愿,不过下次,他一定要打败沈羡就是了。

沈羡颔首,“我也非常期待。”

沈羡回来时看了一眼嘉世那边,林安絮絮叨叨地和邱非说了些什么,邱非一边听着一边把目光集中在她身上,二人对视了一下,随即都移开了目光。

“打得很好。”韩文清拍了拍沈羡的肩。

「男神x你」#邱非#-羡桃.05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大纲已完放心食用

<<

霸图第一场比赛,主场对战嘉世。

嘉世和霸图数来也要有十一年渊源了,就算第九第十赛季他们没有参加,粗算不过九年。

沈羡坐在选手的位置上,手指敲着椅面,霸图对嘉世的风头早早就盖过了轮回对兴欣的比赛,搞事情的新闻媒体的震惊标题充斥着电竞新闻。

“今天霸图主场对战嘉世,让我们来看看个人赛第一场的出赛名单。”解说潘林这么说道。

“霸图这边派出的是……新秀沈羡,账号卡桃之夭夭,今年未满十五周岁,和蓝雨的卢瀚文都是少年出道。”李艺博接过话茬。

“嘉世这边是他们的元素法师林安,账号卡玲珑骰子,橙武相思,玩的是女号。”潘林介绍。

沈羡起身走向比赛席,霸图的主场,除了小半部分的嘉世老粉和曾嘉世现兴欣的粉外,就是一片黑红,这是霸图的主场。

沈羡唇角上扬,那么,这也是我的主场了。

地图和角色都在载入中,两位电视转播的解说正在分析沈羡和林安的打法。

“霸图本赛季出道的新选手沈羡,职业是狂剑士,打法不知道是否会和外表一样柔和。”李艺博可不敢乱下定义,被上赛季的兴欣打了很多次脸之后,说话都含含糊糊。

“而嘉世的林安是元素法师,风格多多少少会更像几位前辈吧?”潘林带过这个话题,也含含糊糊的猜测。

地图和角色载入完毕,正是第十赛季常规赛二十八轮微草主场对战兴欣的地图,堕落的后花园。

“嗯——沈羡选择的图很眼熟。”李艺博斟酌着用词,废话,当然眼熟了,电竞时代的反兴欣主笔杆阮成被打脸的地图,再则也不过半年,他还是记得清楚的。

潘林翻着上赛季的资料,很快就有了结论,“是的,第十赛季常规赛,微草主场对战兴欣时个人赛用过这张图。”

“这张图在个人赛时已经反复折腾过,不知道沈羡能否给这张图增添新花样?”李艺博毕竟以前是霸图的队员,那场个人赛就有一个狂剑士,梁方,卖血过了,浪得跟什么似的,就被莫凡再次调整的打法给打败。

霸图的或多或少都带点队长的风格,希望沈羡不要这么蠢。

刷新点,沈羡在右侧方走廊,林安在左侧方走廊。

频道里率先出现了一句话。

“小姑娘输了可不要哭鼻子噢。”

一看就是林安的垃圾话,沈羡清楚,刷新点都是对称的,而且这张是沈羡选的图,她再熟悉不过地形。

沈羡一边移动一边打了坐标。

“敢吗?”




战斗场面,不喜欢别看,下篇掺糖放心食用。

「男神x你」#邱非#-羡桃.04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大纲已完放心食用

<<

沈羡这一签约,她的账号卡也连带着属于了霸图。霸图技术人员给沈羡配备的银武是重剑羡桃,其他装备也多多少少更新,75级已经提升很久,每个豪门战队都对75级银武很是熟稔,十三件橙装登时更换成了八件银装和五件橙装,张佳乐把账号卡交给沈羡的时候还信誓旦旦地表示没问题。

沈羡看着张佳乐那模样只想发笑,她查看了一下桃之夭夭的账号卡,确实没什么问题之后才跟着队里的前辈们去拍宣传海报。

即使韩文清在霸图的地位里相当高,但这种宣传还是有必要的,沈羡的海报一放出来就引起了职业圈轰动,不乏没有妹子的某雨队员和某剑客职业的选手之类人士在微博上大发牢骚。

尤其是在沈羡玩的是狂剑士之后,沈羡的桃花眼和笑唇和软软萌萌的气质立刻冲上了热搜。

#霸图新人萝莉身御姐心#

邱非被嘉世的新队员们炸出来的时候还非常迷惑,嘉世的相处方式都非常轻松,正当嘉世的朋友们一边怒嚎为什么连霸图都有女选手了而他们全部是一群糙汉子的时候,邱非看着宣传海报上沈羡的桃花眼和笑唇,以及和她几乎别无二致的女狂剑士桃之夭夭的脸,唇角笑意渐深。

“队长?队长?”

邱非把手机关闭。

“别叫了,还是要看实力。”

玩的是狂剑士么。

邱非记下了沈羡这个名字。

另一边沈羡接到了来自孙哲平的电话,孙哲平简单交代了父母的反应之后,难得语重心长的叮嘱沈羡要好好保护手。

沈羡知道这位兄长是因为伤退的,所以好好的应下了。

“你生日时抽空回来一下吧,他们没太大反应,拿不了你我怎么样的,要真怎么样了,有我他们也不敢。”

“他们?”沈羡知道不是父母,父母对沈羡退学没有一点觉得惋惜,反倒支持她去打游戏,而他们,他们是谁?

孙哲平的语气里带着诧异,“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

“那帮吃人的亲戚。”

“啊……是他们吗。”沈羡对那群亲戚有些印象,仗着孙家的地位在圈子里横行霸道,惹得她继父还得一个个去拜访被得罪的人,告诉他们不必顾忌他们家的面子,那帮亲戚才有些收敛。不过他们对身为继女的沈羡明里暗里的排挤,她父母也不好偏帮,大概也有因为那帮亲戚的原因才爽快答应。

“嗯。”孙哲平一看沈羡想起来了,顿了顿才说,“加油。”

“好,加油。”

沈羡笑了笑,笑意璀璨如星辰。

「男神x你」#邱非#-羡桃.03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大纲已完放心食用

<<

屏幕上的数字对于谁都太过触目惊心,甚至包括沈羡自己。

沈羡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手在碰触上键盘时那种下意识地契合,或许不是孙哲平忽悠她来的霸图,而是她深爱着这个游戏。是的,深爱,沈羡被这个词语吓到了。

“奇英,你来和她打一场。”

手速不代表实力,韩文清想试试看这个打法狂野的女孩的底细。

宋奇英在余光里看见了沈羡掏出来的那张账号卡,第十区的新卡,白皙的手指夹着账号卡,侧脸在下午的阳光里显得温柔又美好。

如果他领教过沈羡的打法之后就不会这么想了。

宋奇英和沈羡面对面坐着,普通的修正竞技场,只是宋奇英拿着的不是长河落日,而是一个普通的拳法家。

两个角色很快纠缠在一起。

沈羡一个旋风斩结束战斗,宋奇英操纵的角色颓然倒下,而沈羡也只有8%的数字。

张新杰不知何时站在了宋奇英背后,沈羡抬起头来才发觉。

怎么说呢……张新杰对于这一场比赛的评价,沈羡的打法让他也想起了一个人,孙哲平,但他比韩文清感受得更深一些,沈羡毕竟是女孩子,打法再如何狂野也会带入她本身自己的风格,沈羡的操作更细致些,节奏也更强一些,按理说这种狂野打法,短板应当是节奏的。

宋奇英对这个结果并不惊讶,他毕竟年纪太小,并不知道孙哲平,只觉得对方的操作,精准,非常精准,仅此而已,打法这方面——很像队长。宋奇英这么觉得。

“你的实力很强。”张新杰开口道。

“谢谢。”

“那么——愿意加入霸图吗?”

“非常乐意。”

沈羡就这样草率地进了霸图。


邱非……邱非……邱非终于要!出!场了!

亲妈!我是亲妈!

跪求小红心小蓝手,如果像上一章那样我可能会失去写文的动力而去赶作业。